原因显而易见绝对不会是来了头野猪就把它们给

  年轻人一开口,争得脸红耳赤的学生们都停了下来,可见,在这帮未来都是牛人的学生中,年轻人的威望极高。
 
    见同伴们都安静了,年轻人看向叶企孙,道:“先生,这个刘浪刘团长您跟他接触过,不知道您对他印象如何?”
 
    叶企孙淡淡一笑,道:“刚才大家对刘团长这封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电文讨论的很是热烈,有褒有贬,其实都有各自的道理,但所有人都无可否认的一点就是,刘团长和他麾下的数千将士,都是我中华民族的英雄,是也不是?”
 
    “是,这点儿毫无争议。”先前不管是表扬刘浪还是说刘浪太过粗鄙的学生都点头称是。
 
    “有了这点儿共识,那就好说了。这点认知很重要,一个能为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无关他人品如何,就冲这一点,他就应该获得我们所有中国人的尊敬,因为,他们是为我们在战斗,没有他们,我们没资格和权利在这里评说。”叶企孙脸色一正,看看满脸肃然的学生们,脸色又变得缓和起来:“当然,我明白,你们之所以对刘浪本人如此感兴趣,不光他是民族英雄,还有个原因,是我数月前提出的一个跟他合作的计划,由他组建机械实验室,我华清物理系会派出自愿前去的学生去哪里实习,你们难免会考虑,他这个人好不好相处,不管是经费还是物资,能不能得到保证,如果人品不行,那是一定不能去的,我说的可对?”
 
    不少学生低头沉默不语。
 
    显然,叶企孙的话正中他们不少人的心思。
 
    叶企孙微叹一口气,脸色多少有些失望的道:“不过,至此山河破碎之际,你们想得如此遥远,是不是,都有些聪明的太过头了?”
 
    “先生教训的是,我们,错了。”刚才评判刘浪最激烈的几个学生都面红耳赤,低头认错。
 
    “你们有如此想法,其实也很正常,因为你们不是军人,只是呆在象牙塔的学生,你们以为日寇这次犯边,迟早会被我国军击退,只不过是场局部战争而已。但是,你们都想错了,而你们评判的这位刘团长,却用一封言辞激烈甚至有些粗鄙的电文清晰的告诉我们他的判断。”叶企孙继续说道。
 
    “先生,这骂人也有讲究?”年轻人也忍不住呆了一呆,问道。
 
    叶企孙看向年轻人,脸色却是好了很多,显然,这位年轻人也颇得他的看重,反问道:“刘团长用一通痛骂告诉日寇,他今生将与日寇势不两立,那他的潜台词是什么?”
 
    “他的意思是,日寇这次对我热河长城之战只是前奏,未来,我们中日两国还有更多的仗要打,甚至,是全面战争?”年轻人的反应很快,惊讶的张大了嘴。
 
    “是的,民国二十年,日寇入侵我东三省成立了伪满洲国,二十一年,借故与我军战于淞沪,二十二年,入侵热河并攻打长城防线,现陈兵我平津,他们是在蚕食,也是在试探,我中华大国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富饶土地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贫瘠岛国从皇族到平民的疯狂,全面战争,迟早会爆发。”叶企孙点点头。
 
    “知道我为什么会同意和一个小小的上校合作吗?是因为他拿出的那个让我动容的硝酸铵合成公式?是因为他答应能提供足够的进口设备和超过百万大洋的投资建立实验室?还是他提出的那个很新鲜的校企合作方案?”叶企孙连续几个问题让学生们脸上的表情都分外精彩。
 
    叶企孙说的这几个理由,大部分他们都不知道,但无论那一条,都无比精彩。尤其是那个硝酸铵合成公式,天哪,难不成那位在军事上拥有着无比才华的上校竟然还是个搞科研的?
 
    “不是,都不是,最重要的是刘团长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叶企孙摇摇头。
 
    “先生,刘团长说的是什么?”学生们都好奇起来。
 
    先生虽然没有具体介绍他对刘浪的观点,但,一个拥有着天才的军事才华和睿智头脑的国军上校形象却在每个人头脑中逐渐地丰满起来。
 
    至于说先前的粗鄙,见鬼去吧!那是对强盗才有的粗鄙,你见过一个粗鄙的人能写出硝酸铵合成公式的吗?那简直是所有搞物理化学研究的人的侮辱。
 
    反正,没人会侮辱自己。
 
    “他只是跟我说,数年后,不超过五年,与日寇全面战争必全面爆发,在这场保家卫国的战争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中华民族需要舍身成仁的军人,同样也需要科技,只有用科技武装起来的军人,才能替我们的后辈守护这个国家,这块土地,这场战争,我们不能退。”
 
    “他需要武器,更先进的杀人武器。。。。。”年轻人反应很快。
 
    叶企孙却不再说话,遥遥的看向窗外的北方出神,他不知道,那个用我们“不能退”三个字打动自己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了,他,是不是正在追击日寇的路上。
 
    不过,那个“戳一戳”真的很形象啊!向来嚣张的日寇现在是不是感觉很疼?
 
    年轻人也没说话,但紧抿着的嘴唇和眼里跳动着的火焰却显示着他正在被狠狠撞动的心。
 
    “西南,我熊真会去的,刘浪,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英雄人物?会让先生对你如此看重。”年轻人在心里默念。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刘浪并不知道,他的一封电报,竟然还意外地获得了诸多学子的拥护。
 
    尤其是这位已经铁了心要去西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刘浪真的,很熟悉。
 
    因为,那老爷子口中提了一辈子的红色军工的奠基者之一。
 
 第438章 超级爆炸
 
    古怪,不在于这里的山有多么高多么险。
 
    而是,这里的小鸟儿。
 
    鸟群,对,就是鸟群。
 
    行军途中他们也不知道惊起了多少鸟群,可偏偏在这里,没有鸟儿飞起。
 
    那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在鸟儿到来之前,鸟儿已经全飞了。
 
    鸟儿为什么会飞?原因显而易见,绝对不会是来了头野猪就把它们给吓跑了。
 
    “全体警戒!!!”李寿山的一张丑脸更是苍白如纸。
 
    “嘿嘿,现在醒悟过来,太晚了。”刘浪冷笑一声,手一挥。
 
    “起爆。”随着刘大柱一声令下。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山体上安放了足足200枚炮弹同时爆炸的威力之大,别说距离最近的李寿山所部被类似于人工地震吓了个灵魂出窍,就连距离300米体重近200斤已经按照刘浪的嘱咐躲好的孙永勤,都被剧烈的振动震起了高达半米。
 
    那一瞬间,胸口仿佛被大锤锤了一锤几欲吐血的孙永勤甚至自己都以为要被某个疯狂的团长给玩儿死了。
 
    早知道是这样,他是打死也不会抱着学习什么先进战术的想法跟那个疯狂的胖子在一起的。你娘哎!这是就是传说中的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啊呸!”刘浪恶狠狠地吐出嘴里的土渣,摘掉耳中的棉花,鼓足声音破口大骂:“妈拉个腿的,刘大柱,不是让你埋100颗炮弹吗?你特娘的究竟埋了多少?”
 
    “报告长官,我是两边各放了100颗。。。。。。”刘大柱在那边弱弱地应道。
 
    孙永勤一脑门的汗,就算没学过算术,他也知道,这是足足多埋了一倍。说白了,就是特娘的埋多了。
 
    “你特娘的,其他地方没埋多吧!”刘浪也想吐血。
 
    这帮货们是觉得炮弹不要钱是吧!
 
    刘大柱这下却是连弱弱的应话都没了。